蹴鞠使人脑子瓦特

一对儿同龄人,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A是孤儿院副院长的孩子B是孤儿,A想要当世界第一前锋,B想要A一直陪他玩。青年队的时候是边路双飞翼,A是乖孩子,B是藏的很深的叛逆青年抽烟喝酒啥都干,后来B受伤了改踢中场,陷入抑郁折磨,在青年队混日子,A成为了有名的青年巨星。参加青年国家队杯赛的时候B被教练中途放弃,在寝室自杀被赶回来安慰他的A救下了。后来反而平静了两年水平慢慢回升,此时B被青年队恩师提携带上一线队,A作为主力持续高光。球队缺中场缺的要命迫不得已把B推上去,B在恩师当教练和门将老队长的照顾下,把当年一度消沉的金童的名号又踢出来了,一跃成为主力,和A双宿双飞很快乐。(后来A为了成为世界第一前锋转会...

“令我们幸福所需的一切

已被命运的双手捣毁、砸烂,

扔到了我们脚边”


快餐店里有种提供劣质食物的地方特有的沉闷空气,阴恶油腻,让人联想起食物但提不起食欲。服务员垂着头,无精打采地站在收银台后面,看见顾客走到跟前时低低咕哝了一句话,大约是替代欢迎光临。

他胸前的名牌翻着折到了背面,看不见名字。

他看上去很年轻,好像年纪刚刚能来打工,粗糙的头发黑黑的,在头顶上卷成一个个纤细的卷。身高不高、身材有些壮,一身肌肉好像是贴上那个小骨架的装饰,在收银台的一边可以从衣服外看到他胳膊健壮的肌肉曲线;他的姿态像一个少年,好像他的年龄远超出本应有的沉重,在拖着他下坠。这些都和那张青涩忧愁...

你来把世界和其他联系起来,把月亮介绍给太阳,把意义的宫殿踢开,
你们都完了,只有猫还行
猫也完了,它是我的

将乐曲填满整个太虚,以此他可以拯救这个世界

柳明还没成年,但是他已经喝得有些飘飘然了,成瘾的种子种在年轻无畏的身体里。乔纳斯跟着他慢悠悠地晃荡,夜风很清爽,因此什么都无所谓。
那个晚上他们交换了一大堆秘密,交涉了一大堆思想,正在这促使花开的一夜。在这样的晚上柳明对他控诉、对他咒骂、对他赞美了全世界,因而许诺了他全世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句话讲完之后,让我们说出更多
一句话讲完之后,让我们继续乞讨
这句话只能完美,让我们能说出口
这句话是人的,让世界抱憾的问题
诗要重排生活,
把太阳的问题给太阳,月亮的问题给月亮
群星不把问题叫作问题,他们说这是让他们眨眼的星云。

坊间消息

一起演戏的演员互相谈恋爱很有意思,顿时这个世界就罩上了角色扮演的设定,成为了巨大的游乐场。

送人一个我擅自选的礼物,强行塞给她们,不接受,打斗,死了,本来准备好的上膛手枪还是白选了。

我的兄弟们,按下按钮,让圣歌毫无理由的响起。

© 嘲鸫 | Powered by LOFTER